六合宝典

浙江淳安失踪女童

7月8日10时许,浙江省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14日,浙江省公安厅通过官方微博就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调查情况发布通报,确认章子欣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且未发现犯罪嫌疑人梁某华和谢某芳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资  讯 

六合宝典杭州女童父亲否认将火化海葬遗体:仍在等警方进一步通知

即时 | 2019-07-16 09:32

7月13日,失联多日的杭州女童遗体被找到。后有消息称,家属准备将遗体火化海葬。7月15日晚间,遇难女童父亲章军在朋友圈发文否认海葬一说,称待警方调查结束后,家属会做出明确处理结果。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浙江省公安厅通报称,章子欣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初步排除为失足落水。专案组负责人对案件几大疑点做出回应,称梁、谢两名租客离世想法已久,“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女童父亲章军在辨认完女儿遗体后赶回家中,多日来状态不佳,常常一个人躲在房间。

今日晚间,章军发布朋友圈,对社会爱心人士和媒体的关注和帮助表示感谢。“我本人心里一直很感谢感激社会媒体,感谢社会上的好心人,感谢各位领导和所有警方的努力帮助我寻找到我心爱的女儿,不让她在外面继续漂流。”

他称,很多人联系自己问章子欣是否准备海葬。他不清楚该消息从何而来,表示目前家人还在等待警方调查后进一步通知,尚不能认领遗体。“有些媒体不要在我没确认的情况下,擅自作主发一些没有确定的信息。”表示待警方调查结束后,家属会做出一个明确的处理结果。

浙江警方通报淳安失踪女童案件调查情况

即时 | 2019-07-15 07:08

2019年7月8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现就该案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浙江淳安失踪女童章子欣死因公布: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

即时 | 2019-07-15 07:06

中新网7月14日电 14日,浙江省公安厅通过官方微博就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调查情况发布通报。通报称,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章子欣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且未发现犯罪嫌疑人梁某华和谢某芳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梁某华、谢某芳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六合宝典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洒精含量。

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观口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

经查,梁、谢二人自2005年以来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长沙、郑州、徐州、济南、潍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

7月4日早上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

目前,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

以下为通报全文:

警方释疑杭州女童失联案:两租客有携章子欣自杀动机

即时 | 2019-07-15 07:00

中新社杭州7月14日电(张斌) 浙江警方14日晚就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调查情况进行通报。警方表示,两租客离世想法产生已久,据调查推断两租客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此外该案已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基本排除拐骗拐卖。

7月8日10时许,章子欣奶奶报案称其孙女章子欣被两名租客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接警后,淳安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浙江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随后组成联合专案组,组织警力分赴上海、福建、广东、湖北等地调查。

警方查明,梁某华、谢某芳均系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43岁的梁某华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45岁的谢某芳未婚,外出打工,多年未归。

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经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专案组负责人公开表示,据查,近半年以来,梁、谢二人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轻生厌世倾向。

六合宝典警方查明,自2005年以来,梁、谢二人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两人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丽江、恩施、长沙、郑州、济南、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

专案组负责人介绍,两人游玩时携带的箱包、衣物或送人或丢弃,随身行李越来越少,“综合情况表明,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

据介绍,梁、谢相识并长期同居后,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儿育女。两人认识章子欣后,多次表露出喜欢并有将其认作干女儿的想法,如接章子欣放学,送章子欣拼图玩具。7月4日两人骗出章子欣后,对其生活照顾格外体贴周到,梁某华曾在微信朋友圈中“晒”章子欣的照片,还称“我认了一个干女儿”。

“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专案组负责人表示,根据现有证据,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

警方称,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

六合宝典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鉴定确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

回顾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情况,7月4日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

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

目前,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完)

浙江淳安失踪女童章子欣死因公布: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

即时 | 2019-07-14 22:36

中新网7月14日电 14日,浙江省公安厅通过官方微博就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调查情况发布通报。通报称,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章子欣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且未发现犯罪嫌疑人梁某华和谢某芳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梁某华、谢某芳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洒精含量。

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观口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

经查,梁、谢二人自2005年以来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长沙、郑州、徐州、济南、潍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

7月4日早上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

目前,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

以下为通报全文:

 

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童案嫌犯动机:携女童一起自杀

即时 | 2019-07-14 22:34

中新网7月14日电 据浙江省公安厅今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就浙江淳安女童章子欣失踪案的一些受关注问题进行解答。专案组负责人表示,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两名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认识章子欣后,多次表露出喜欢并有将其认作干女儿的想法,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

此案是否涉及拐骗拐卖?

六合宝典专案组负责人表示,根据现有证据,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主要依据是:一方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在千岛湖骗出章子欣时使用真实姓名,与拐卖拐骗儿童犯罪特征不符;另一方面,经溯源两人的活动轨迹和通联情况,梁、谢二人带走章子欣后,与外界联络简单,未发现有联系上下家情况。

梁、谢二人的行为是否与网上盛传民间宗教有关系?

负责人称,经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非法宗教组织等情形。

梁、谢二人为什么自杀?

负责人介绍,根据调查,近半年以来,梁、谢二人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轻生厌世倾向。两人诈骗行为持续多年,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越来越难以为继,自杀前其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仅今年4月以来,两人在全国十多个省市各大景点游玩,其携带的箱包、衣物或送人或丢弃,随身行李越来越少。综合情况表明,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

警方如何判断女童不是失足落水?

负责人说,根据调查,一是章子欣失踪地点地处偏远、道路难走,且无灯光,仅凭章子欣个人难以到达。另外,当晚有目击者看到梁某华背着章子欣出现在失踪地点附近,推断当时章子欣已相当疲倦,可能处于睡眠状态。二是章子欣失踪后,梁、谢二人未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有悖于失足落水的情形。三是根据现场视频监控分析,梁、谢二人离开时已无章子欣随身携带的日常用品,且在后续现场搜寻中也未发现,初步推断章子欣遇害后,梁、谢二人还处理了章子欣的日常用品。

根据目前调查,警方能否推断两人杀害女童的动机?

负责人介绍,经前期调查,2005年以来,梁、谢相识并长期同居后,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儿育女。两人认识章子欣后,多次表露出喜欢并有将其认作干女儿的想法,如接章子欣放学,送章子欣拼图玩具。7月4日两人骗出章子欣后,对其生活照顾格外体贴周到,梁某华曾在微信朋友圈中“晒”章子欣的照片,还称“我认了一个干女儿”。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

对该起案件,公安机关下步还有什么打算?

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按照专案侦查的要求,进一步深入调查,不放过任何与案件相关的蛛丝马迹。同时也呼吁全社会关注、加强少年儿童的安全防范教育,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失联女童章子欣父亲:网上评论对爷爷奶奶打击很大

即时 | 2019-07-14 07:37

7月13日,浙江省象山县公安局通报称,经刑侦技术鉴定,当天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为9岁失联女孩章子欣。

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网上一些指责孩子爷爷奶奶的评论,对他们打击很大。

六合宝典7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章子欣淳安家中看到,她的爷爷奶奶正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相关报道,了解搜救章子欣的最新进展。因为在象山县松兰山景区多日搜寻未果,章军也从搜寻现场返回到淳安老家。

章军表示,孩子爷爷奶奶平日很心疼孩子,出事后很自责,所以他要回到老家安抚父母情绪。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侯雪琪

浙江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疑似杭州失联女童

即时 | 2019-07-13 16:53

中新网宁波7月13日电(林波何 蒋勇)7月13日,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委、县政府官方微博“象山发布”对外发布消息称,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疑似杭州失联女童。

2019年7月9日21时许,象山县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协查要求,寻找失踪女孩章子欣。

经查,章子欣与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经核查,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

杭州女童章子欣在象山失联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组织公安、渔政、爵溪街道等相关部门及民间救援队等500余人,连日不断在失联周边及附近海域进行拉网式搜寻。

据“象山发布”最新通报,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石浦海域(东经121度59分、北纬29度12分)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

目前,尸体已被打捞上岸,衣着、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警方已通知家属来象辨认,并将通过相关手段进一步确认身份,查明死因。(完)

六合宝典杭州女童失联案进展:确认曾在漳州东山出现6日凌晨离开

即时 | 2019-07-12 22:43

浙江杭州9岁女童被两名租客带走后失联一事持续发酵,网传该9岁女童章子欣曾在福建东山县出现。今天,闽南网与浙江等全国媒体联动,向广大网友发布寻找章子欣信息,齐祝她早点与家人团聚。

六合宝典今晚7点半左右,记者从漳州东山县公安局相关人士获悉,据调查章子欣曾在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出现。该人士告诉记者,7月4日,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到达东山县,其去过东山马銮湾,与网传在东山海滩边出现的视频吻合。上述人士介绍,在东山停留2天左右,期间,章子欣与两位租客的活动轨迹,除了海滩游玩,主要在超市购物。直至7月6日凌晨4点左右安全离开东山县,三人乘坐出租车南下至广东汕头。

事件回顾:

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一名9岁女孩,被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于7月4日以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为由,将其从家中带走。

7月5日,男租客发给章爸爸女儿在海滩玩的视频,但不知道具体地点。(有网友辨识后称,视频拍摄地点疑为福建漳州的马銮湾)

7月6日,男租客发的朋友圈,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女孩很乖,想要认她做女儿。

7月7日全天,双方未有任何通信。次日8时35分,女童家属给男租客发起微信电话,对方未接听。家属不知道的是,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此时已经自杀身亡。

六合宝典根据象山县警方公布的信息,女童与梁某华、谢某芳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20分许,梁某华、谢某芳出现在监控画面,自此之后,再未有人见到过女童。

7月11日,在搜救现场,章父向媒体展示了一段租客曾微信发给自己章子欣在海滩边的视频(7月5日视频)。

视频中,章子欣拿着此前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蓝色游泳圈正在愉快地玩耍。不过,章父将视频里的海域与搜救海域进行对比后,发现并不是同一个地方。他希望借助媒体力量传播这个视频,让网友帮忙进行辨认,找到女儿。

 

租客带走女童事件,目光所及是对孩子安全的保障

即时 | 2019-07-12 11:34

如今技术发达,不少小孩拥有电子设备,可以让家长找到自己,会让家长产生大意的想法。家长注视的目光,才是孩子安全的保障。

新京报报道,浙江杭州淳安9岁女童被家里的两位租客带走,目前警方已经发现,两位租客在宁波象山自杀。警方正在进行调查,而女孩仍然下落不明,让人担心。

这一事件非常诡异。此前,女孩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失联女童章子欣奶奶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带走女童的两人事发前在当地一家旅馆居住了半月,称已打算离开并订好机票,但二人在见到孙女后退掉机票,并要求租住到家中。居住三四天后,两人提出带女孩到上海朋友的婚礼上担任花童,带走了女孩。

随着媒体的持续报道,关于租客及女童家人的信息越来越多地呈现在民众面前。女童父母离婚,有人质疑女童母亲找人带走了女童,对此女童母亲表示,自己不认识带走孩子的两人。带走女童的男租客“因欠债跑路、妻子已改嫁”,这些信息让这起事件愈加扑朔迷离。

看起来,这两位租客内心有一个“不可告人的计划”。很有可能,他们早就发现老人有这么一个孙女,才故意接近、提出租房;到上海担任花童,只是一个借口。只是随着两人的自杀死亡,他们到底为何如此,公众要知晓内情可能有一定的难度。

这一事件,最让人感到惋惜的是,女孩的爷爷奶奶就这么相信了陌生人。租客在带走女孩之前,做了一系列事来取信老人。

可能已经交了“每个月500元”的租金,这是对还会“回来”的承诺;平时出手阔绰,可能会施些小恩小惠;声称带女孩到上海当花童,可能还涉及一些报酬,一系列的举动让女孩的爷爷奶奶放松了警惕。

女童被别人带走后出事,短期内这已经是第二起。前几天发生的董事长侵害女童案,嫌疑人周某某从常州把两个女孩带到上海。她是女孩母亲的朋友,声称“带孩子去上海迪士尼玩”,女孩的母亲答应了。其中9岁的女孩在酒店受到伤害给妈妈打电话,才让整个案件浮出水面。

连续两起事件提醒我们,儿童现在所面临的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外部环境,家长必须重新评估“安全形势”。

通常来说,家长都很重视小孩的安全,送孩子到学校,也很注意对“陌生环境”所带来的风险的防控。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会对“熟人”放松警惕,报以信任。常州女孩的母亲是“相信朋友”,而在杭州这个女孩的爷爷心中,很明显也没把“租客”当外人了。

“朋友”和“租客”这样的身份,本身就有很大的迷惑性。我们不知道周某某和女童妈妈到底是怎样的“朋友”:是很早以前的熟人?还是为了带走女孩故意结识才建立的“友情”?

杭州那两位“租客”更加可疑,放在传统社会,两个广东人莫名其妙跑到淳安乡下租房,肯定会引起乡亲们的警惕,但是如今人们对“外人”已经见怪不怪,放松了警惕。

社交媒体时代,“虚拟社交”的普及,正在改变“朋友”和“陌生人”的界限,很多所谓的“朋友”“熟人”,其实相互之间并不了解。在过去,要认识很久,双方知根知底,才能建立信任。如今,抢一个红包,手机上互动点赞几次,就算“朋友”了。正是成人世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含混,给儿童的安全带来一些新的问题。

这两起事件提醒家长们要多个心眼,对“朋友”或者“熟人”带走自己孩子的要求,一定要提高警惕,多加甄别。

六合宝典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家长不可能时刻绷紧神经,怀疑一切,那样也不利于培养孩子的安全感。家长必须让孩子感受到,人间和世界是值得信赖的,在此基础上,又要留意可能存在的风险。

不要轻易让你的孩子走出你的“视线”。家长注视的目光,才是孩子安全的保障。如今技术发达,不少小孩拥有电子设备,可以让家长找到自己,这其实有相当的欺骗性,会让家长产生大意的想法。如临大敌当然没必要,但是时刻保持清醒却是必需的。

□张丰(媒体人)

带走女童男租客曾炫富:有三十几栋房 开兰博基尼

即时 | 2019-07-12 07:07

被一对男女租客带走的浙江杭州9岁女童仍在失联中。7月11日下午,曾载过失联女童和这两名自杀男女租客的宁波网约车司机郝建强(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三人之间看起来熟悉,没有什么异常。三人从海上长城风景区到东钱湖景区,再到松兰山景区附近,其中女租客对于海上长城风景区没有看到海,似乎表现得很失望。

六合宝典郝建强向记者回忆,7月7日上午10点20分许,他在宁波老外滩附近接到系统派单,乘客有三人,“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姑娘,看着像是一家人。”对方在系统中选定的目的地是海上长城风景区。

路途中,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不停地向郝建强吹嘘自己,“他说在广东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光一个月租金都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平米,开的车是兰博基尼,还说家里有秘书。”

郝建强并非没有怀疑过这番话的真实性。一上车,他就注意到这对男女穿着朴素,“根本不像是有钱人”,但他认为对方可能是想故意保持低调。

郝建强回忆,一路上女孩没怎么说话。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坐在副驾的男人曾好几次笑着骂女孩脏话。“当时我就想,人家一个小女孩子你这样说好意思吗,但又觉得可能他就这样吧。”

此外,郝建强还留意到,女孩从未向两人叫过“爸爸”“妈妈”。他曾询问过男乘客梁某华,“这个小女孩是不是你女儿?”梁某华笑着回答说是自己的亲戚。后来,郝建强听到有人在微信上和梁某华交流,他从语音中得知,这对男女并非是女孩的亲戚,只是租客。但考虑到三人之间看起来很熟悉,女孩也没有任何异常,郝建强并没有多想。

女孩父亲说再不送回孩子就要报警后,郝建强听到梁某华向对方解释,称孩子很安全,让其放心。由于梁某华普通话不标准,曾要求郝建强帮忙把位置说给孩子父亲。

到达海上长城风景区后,郝建强注意到女乘客表现得很失望,“她说这么偏僻,怎么还没有看到海。”在原地站了六七分钟后,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听从了郝建强的建议,坐车前往东钱湖风景区。

郝建强称,行驶期间正好赶上饭点,一行人曾在马路边的一家小饭馆吃了午饭。总共点了四个菜和几碗米饭,饭钱79元由梁某华结清。“他们问女孩要喝什么饮料,还给我买了瓶矿泉水。”约半小时的接触,郝建强还是没发觉三人有什么问题,“他们看上去太熟悉了,也没有虐待女孩,女孩也没有吵闹或者向我求助。”

到达东钱湖景区后,三人下车,郝建强等待几分钟后重新开始接单,车开出不到1公里,梁某华给他发微信称要去松兰山,问210元是否可以。郝建强再度返回景区接上三人。下午两三点钟,到达松兰山附近。梁某华朋友圈显示,在此处,他曾将镜头对准附近小区,拍摄了一条朋友圈短视频,称“这边的房价好高”。

等待约10分钟后,梁某华支付了车费,告知郝建强可以离开。

离开景区之后,郝建强发现梁某华的苹果手机数据线落到了自己车上。后来他看到,梁某华于7月7日发布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显示“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可能要到9点、10点回千岛湖才有电。”

7月9日,郝建强曾被宁波当地警方叫去配合调查。看到新闻报道后,他仍然觉得不可思议。向记者复述当天的情况时,他仍感到后怕,说起话来显得有些结巴。他庆幸自己没有遭遇不测,也为小女孩感到惋惜,“只希望女孩能平平安安地被找到。”

梁某华遗留在车上的那根数据线,被郝建强一把扔掉,他觉得晦气,也删掉了两人的聊天记录。

还原“女童失联”租客作案前轨迹 曾发朋友圈掩人耳目

即时 | 2019-07-12 07:07

7月7日,梁某华发了一段某小区外景视频,配文称“这里的房价好高呀”。稍晚,他再次发朋友圈称,自己的充电器坏了,要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他们根本就没去上海”,梁某华的事情败露后,酒店厨师李光(化名)意识到,他发的朋友圈可能只是掩人耳目。

新京报讯(记者 倪兆中 侯雪琪刘瑞明)浙江杭州两租客带走房东女儿一事持续引发关注,截至7月11日23时,女童章子欣仍下落不明。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带走女童前,曾在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一酒店暂住。新京报记者于7月11日实地探访租客曾居住的酒店,在酒店员工的印象里,梁某华、谢某芳二人一直成双出入。而在他们自杀前的一天,还向女童家属发信息以示平安。

酒店店员:进进出出都是两个人

新京报此前报道,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一名9岁女孩,被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于7月4日以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为由,将其从家中带走。7月7日未按约定带回孩子,之后失去联络。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女孩至今下落不明。

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在女童家租住前,曾在千岛湖镇青溪村一酒店暂住。7月11日,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两租客之前居住的酒店,酒店店员王华(化名)称,两人于6月10日以夫妻身份入住该酒店,6月29日退房。

“他们进进出出都是两个人,他们讲广东话,我们听不懂。那个男的看着年纪大一点,他一天到晚地玩手机。”王华回忆,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曾表示要在这里等朋友,但没说具体是等什么朋友。她在6月28日听到,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想要住到女童家去。

王华说,两人租住到女童家后,还经常到酒店这边来逛一下、打个招呼。“酒店厨师钓到鱼后,他们还会过来买鱼。”王华同时发现,梁某华有时也会去钓鱼。

在王华的印象里,感觉梁某华、谢某芳二人不像是有钱人,“看穿着打扮就不像,但他们自己说他们很有钱”。

酒店厨师:他们根本就没去上海

在不了解梁某华、谢某芳二人的行径前,该酒店厨师李光(化名)感觉,两人都挺和气,甚至比较大方。“住在这里20多天,他们有时买鸡和水果等,叫我们这些干活的人一起吃。”

李光说,梁某华曾自称很有钱,17岁出来打工,25岁做老板,家里有好几辆豪车,还想到千岛湖买别墅。李光和梁某华是微信好友,得知其出事后,李光多次发信息给梁某华,但对方一直未回复。

李光向新京报记者展示的梁某华朋友圈显示,梁某华在7月6日和7月7日发过朋友圈,其中,7月6日,梁某华发了一张高铁内的照片,并配文称“上海到这4个小时的车真快”。

7月7日,梁某华发了一段某小区的外景视频,配文称“这里的房价好高呀”。稍晚,他再次发朋友圈称,自己的充电器坏了,要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他们根本就没去上海”,梁某华的事情败露之后,李光意识到,他发的朋友圈可能只是掩人耳目。

梁某华朋友圈地点显示,他此前曾到过多地,6月22日还到过杭州,5月份在大理,3月份在昆明。

带走女童前三天均发信息报平安

7月4日早晨,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带走女童章子欣。4日到6日期间,梁某华每天都会给女童的爷爷发来女童视频,以示她平安。

7月4日17时,梁某华发来了三人外出之后的第一段视频,他用手机360度扫了周围一圈,还在视频中说,“找这个房子找不到”,女童也出现在视频中。

30多分钟后,女童发来两段语音说,“ 奶奶我找到别墅了,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晚上再跟你说。”当晚,梁某华未再给女童家属发信息。

7月5日9时,梁某华又发来一段视频,显示三人到达漳州东山县马銮湾4A级景区,视频只拍摄了女童一人,当时女童神态正常,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未在视频中说话。此后一整天,两人未再发送任何信息,直至当日19时59分,对方用微信电话与女童家属进行了时长2分47秒的通话。

通话结束后,对方又发来一张图片和一段视频,图片和视频的内容一样,显示女童当时正蹲在一个洗手池边玩手机,梁某华问女童“在干嘛”,女童笑着回答道,“蹲一会儿,蹲着信号还好一点。”

这是梁某华给家属发来的最后一条有关女童的信息。

7月7日全天,双方未有任何通信。次日8时35分,女童家属给梁某华发起微信电话,对方未接听。家属不知道的是,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此时已经自杀身亡。

六合宝典根据象山县警方公布的信息,女童与梁某华、谢某芳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20分许,梁某华、谢某芳出现在监控画面,自此之后,再未有人见到过女童。

杭州9岁失联女童仍未找到 搜救队:如同大海捞针

即时 | 2019-07-12 07:06

7月11日晚间,记者从浙江宁波市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获悉,截至今日搜寻工作结束,仍未找到杭州9岁失联女童踪迹,明天将继续扩大海陆搜寻范围。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的蔡梦洁告诉新京报记者,截至今日晚间,受潮汐等因素影响,搜寻工作已经暂停,以此前锁定的女童失踪区域为中心,扩大到包括陆地和海域在内的直径10公里范围内,仍未找到女童踪迹。蔡梦洁说,明天公安、水利部门等救援队伍将继续搜寻,她所在的救援队将重点对海域进行搜寻,包括周边8个岛屿。

蔡梦洁分析称,若有人不幸在海水中溺亡,通常会先沉入水中,在事发第2至7天的时候漂浮到海面。但截至今日晚间,500余人的搜救力量在陆地和海域使用声呐探测仪、无人机等设备搜寻,未在事发周边水域和陆地发现女童身影。

蔡梦洁说,水域搜寻难度大,若明天搜寻未果,继续扩大搜寻范围的话,将真的如同大海捞针。“之前我们也在水域搜寻过人,从我们这里最远漂到丹山水域的情况也有(约50公里)。”

宁波象山:9支民间救援队数百人参与搜救失联女童

即时 | 2019-07-11 10:17

中新网7月11日电 近日,杭州淳安9岁女童被家中租客带走下落不明的消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中共象山县委员会官方微博11日发布消息称,象山等地警方以及各方相关力量全力以赴展开搜寻与侦查。截至10日晚8时,象山有9支民间救援队参与搜救淳安女童,数百人一起展开海陆大搜寻。

通报称,10日,象山雄鹰救援队前往女童去过的象山松兰山景区附近,与警方一起展开联合搜救,出动摩托艇、橡皮艇下水救援。象山野狼救援队也赶到现场搜救。

杭州9岁女童被两名租客带走失联

即时 | 2019-07-11 10:07

监控显示,失踪女童章子欣与租客三人曾于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出现。警方供图

六合宝典昨日,象山警方通报显示,租客和女童3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20分许,租客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时1分许,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警方供图

7月9日,一条寻人启事引发关注,内容称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7月4日被一对男女带走。7月10日,淳安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带走女童的男女系女童家中租客,已于7月8日凌晨在宁波自杀,女童下落不明。女童父亲称,章子欣的市民卡昨晚在象山海岸边找到。

新京报讯 7月4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被一对男女带走后失联。7月9日,女童家人贴出寻人启事。女童父亲称,这对男女是家里的租客,他们以带去上海担任花童为由将孩子骗走,此后失联。昨日,淳安警方通报称,男女已自杀,女童仍在搜寻。

租客以到上海当花童为由带走女童

女童父亲章军告诉记者,其父母带着章子欣在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居住,在一家7天连锁酒店旁卖水果。此前,二位老人遇到一对广东口音的男女,对方称住在该酒店,“后来说住酒店太贵,给500块一个月住到我家来。”

章军称,住了三四天后,他们提出有朋友将在上海举办婚礼,想带章子欣去担任花童。

7月4日章子欣被这对男女带走,承诺7月6日将孩子带回也未履约,称“买不到车票”。二人向章军保证7日晚上9点将女童送达。当天下午5点,对方发消息称手机没电了,随后失联。章军随即报警。

章军提供的租客身份证信息显示,其中一人名为梁某华,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村。

昨日下午,六堆村一名村干部称,梁某华十多年前离家出走。他不认识这次与梁某华同行的女子,称梁某华的妻子已于多年前去世,家中孩子之后由奶奶抚养,在村里属低保户。

警方成立专案组 女童市民卡在象山找到

昨日,淳安警方通报称,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警方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经调查,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章子欣,9岁,身高130厘米左右,体态微胖,长发扎辫子,戴红框眼镜。据视频跟踪,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若有群众知情,请立即拨打110或联系淳安县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

章军告诉记者,警方查到夫妇二人第一天出现在福建漳州并未去上海。

象山警方通报显示,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时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

另有消息称,三人在7月7日被指失联后,当天上午曾从铁路宁波站附近一酒店退房。

目前,象山警方已组织多部门力量在女童失踪区域寻找。昨晚,章军转述警方的话称,章子欣的市民卡已在象山海岸边找到。

■ 对话

失联女童父亲

“我没同意他们把孩子骗走了”

昨日,新京报记者两次对话了章子欣之父章军。他表示,这几天都在急着找人,“现在都急死了”。

六合宝典新京报: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

章军:他们两个广东口音,到这边来玩,订了个连锁酒店。我爸妈在那个酒店旁卖水果,他们就跟我爸妈聊天,后来说住房子(酒店)太贵,租住在我家。住了三四天,说带孩子出去玩,朋友结婚缺个花童,就把她(章子欣)带出去了。

6号没带回来,他(梁某华)说买不到车票。他说7号晚上九点肯定会回来。结果7号傍晚5点钟左右,他发了一个截图给我说手机没电了,充电器坏了。从那开始就失联了。

新京报:他们带走章子欣以后去了哪里?

章军:监控查出来,最后三个人在一起的监控就是在象山一个地方。

新京报:现在调查进度怎么样?

章军:现在全部是救援队在搜救,其他没什么进展。

新京报:你能否回忆一下,他之前把章子欣带走,你父母有不同意吗?

六合宝典章军:我父母当时就是犹豫了一下,也没有说坚决不同意。我要求去的话带我爸妈一起去。他们也答应了。

新京报:你没同意,但是他们把她带走了?

章军:对。哄骗老人家,花言巧语把孩子带走了。

新京报:你们之后有联系吗?

章军:我有空的时候就跟他们发信息,他们就给我发他们打车载我女儿玩的视频。

新京报:他住在你们家这段时间,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章军:没有。

新京报:他们怎么跟你说他们的身份的?

六合宝典章军:我不清楚了。我现在都急死了。我所有的希望就是叫他们把我女儿给带回来。就这一点。

六合宝典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刘瑞明 实习生 张祁锴 陈美竹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
众博棋牌 凤凰棋牌苹果版 众鑫棋牌 众博棋牌 众鑫棋牌 凤凰棋牌app 凤凰棋牌苹果版 众博棋牌 六合宝典 众鑫棋牌